微信“扫一扫”浏览

确认
123456 / 6
加载中...

酸彩人生




古人常用“酸甜苦辣”

形容不同的人生况味

而就有这么一位大哥

他的人生是和“酸”糅合在一起的

而这种酸

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滋味

四代人

只为一坛好醋



“米醋”二字的杏黄大旗

颇具年代感的朱红门头

所谓酒香不怕巷子深

只要循着醋香

也一定能在窄小的巷弄中找到百年老醋坊


樊大哥,现已40多岁

是家族醋坊的第四代传人

民国13年(1924年)年间

他的太爷就开始用传统工艺酿醋

他16岁跟着父亲做醋

一直坚守到现在

他觉得做醋如做人

他必须踏踏实实地把这份祖传的家业做下去


年轻时候的他离开学巷

在城里开起了自己的饭店

每年有20万左右的毛收入

随着父亲的老去

继承做醋手艺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一边是极大改善生活的饭店生意

一边是传承三代的祖上手艺

这让樊大哥陷入两难

妻子也曾因要求继续开饭店而哭诉




而当父亲表示,要砸烂所有醋缸

断绝这门手艺时

樊大哥终于回家

接手醋坊


再苦再累

只为坚守一份家业



酿醋无疑是一个辛苦的过程

这其中有夏天作坊中40多度高温的苦

也有装满400个大缸的劳力之苦

也有起早贪黑的费神之苦

面对这些

樊大哥总是笑呵呵地说:

干啥活能不累呢?


原粮米醋以醇厚酸香、入口顺滑

受到不少顾客喜爱

但要获得一碗合格的原粮米醋

必须经历平静而漫长的的等待

三年发酵

醋也有生命



每年的四月初,是开始做醋的时节

粉碎机是这个作坊里唯一的电动机械

其他任何工序都是纯人工操作

粉碎好的大麦、小麦、玉米浸泡一夜后

变得糯软粘稠

再经过40分钟的熬煮、糊化、液化

让粮食中的糖分和淀粉彻底分离



整个过程都需要一直呆在作坊中

并不断搅拌在烈火上蒸煮的原料

初夏季节

室外的温度往往达到30摄氏度

而在作坊里,温度高达40多摄氏度


已经液化的原料被装进大缸里

等待着醋曲的登场

醋曲是醋的灵魂

醋曲表面附着着青色的菌丝

这些包含着活性菌的醋曲将给熬成的浆汁带来新生命


下曲之后的浆汁被盛进大缸

缸口掩上荆条编成的盖子

封上黄泥使空气隔绝

接下来,就是等待

装满浆汁的大缸整齐排列在院子中

吸收着天地间的精华

浓缩成让每一个味蕾欢跳的元素



“醋都是有生命的”

看着满院的醋缸,眼里满是宠溺

下曲之后第三天,耳朵贴上醋缸

就能听到缸里发出“沙沙”的声响

如同春蚕啃食桑叶的声音

这是活性菌正在渐渐苏醒

与粮食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经过100天的发酵

摆放醋缸的院子里弥漫着浓浓的酸味

第一缸新醋即将启封

院子中还陈列着几十缸的三年老醋

这些都是留下来的精华

等候着你的发掘


拆去干透的封泥

醇厚的醋香扑面而来

澄黄清亮的甚是满意


和工业醋刺鼻的酸味相比

原粮米醋的后味中多了种甘甜的余味

一勺新醋入口

舌头两侧的味蕾一个个都站立起来

如同披枪挂戟的军队

望着远方的酸梅林狂奔而去

三十年的坚守

做醋是件“下苦活”


苦尽甘来

是古人对滋味最质朴的辩证

做醋是一件“下苦活”

四十度的高温

枯燥的等待

都有着难以言说的艰辛

唯有顾客的一句肯定

就让辛劳变成了甘甜

一份原粮米醋

没有添加剂

没有速成法

讲究的就是个慢字

等待时间慢慢地流逝

等待食材慢慢地酝酿

时间到

美味出




工业醋很多是醋精勾兑

含有添加剂和防腐剂的

吃起来只有“乍酸”

而传统发酵的醋入口酸而后味甜

有粮食的醇香


有些不良厂商只需24个小时

水就能变成醋

有些甚至一颗粮食都不放

你想想那些醋能吃吗?


对于那些充斥在市场上的工业醋

原粮米醋更是弥足珍贵


醋味香飘万里外

享誉城乡万家知


正是这个近百年老醋坊的精髓

唯有保持初心不变

方能酿出一滴良心好醋


只想好好做一坛醋

好好留住老祖宗的这份手艺





一勺醋

可以让简单的食材酸楚动人

一份匠心

可以让时间变得陈香如酒

樊大哥坚守的辛酸

如新醋入口般凌冽

这种凌冽经过百转千回

终于酿得醇厚香甜


永葆初心






三年原粮米醋,一瓶380ml-20元

采用古法大缸日晒发酵

纯天然粮食酿制,原粮头道原醋

口味纯正,久放不坏

三年陈醋,发酵期至少1000天以上



没有任何添加剂、防腐剂,没有勾兑,纯醋

入口顺滑,醇厚醋香,澄黄清亮

入口酸而后甜,有粮食的醇香

三奇好料

十七年致力于绿色健康生活

为您提供纯天然健康食材

和养生温泉度假


购买商品前需先关注公众号哟~

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